Logo

Catalyst─Daniel Lee “Shuffle” and Tzu-kuey Hsu” Fable” Dual Exhibition

2021.12.11—2022.01.23

2019年底前,廣場舞一直象徵著社會合諧、民間安樂的太平盛世。 各地的廣場舞中又以“Shuffle dance”最為常見,尤其 在中國大陸盛行。 直到”COVID”新冠疫情爆發前夕,還是許多社區甚至學校團體舞的最愛。“Shuffle Dance” 中文翻譯成 《鬼步舞》 “ Shuffle ” 原意有 「腳不離地滑行」、 「躝跚行走」和「洗牌」等多種含意。八零年代《鬼步舞》源起於澳洲墨爾本,迎合當時風行全球的電子音樂而發展出來的一種舞步。由於舞步輕盈而優雅,曾經在2008年後風靡全球。

藝術家李小鏡於是在2018年決定跟他在紐約的3D團隊一起製作一件高寫實、高解析度動畫短片。短片內容是兩隻穿著舞裙的小豬(原造型:2006年《成果》系列的 ”Dancers”) 在舞台上借3D動畫的功能大跳“Shuffle”廣場舞的影片。這也是拉開李小鏡最新系列《洗》序幕的引線。

《洗》系列的第一組作品“Shuffle”,是一部2分15秒,16:9高解析度動畫裝置。入口前的柱台上有一件80公分高的3D列印,一個似豬又似人的舞者“瑪麗”擺出當年瑪麗蓮夢露站在風口上的撩人姿態。 她便是演出“Shuffle Dance”的主角。

2020年爆發的疫情,結束了這個時代的「太平盛世」。取代的是我們這個世代所有突發事件中最嚴重也是最廣泛的災難。除了奪走四百六十萬條生命,漫長的悲慘歲月帶你走進一條像是沒有盡頭的隧道,日常生活在恐懼、不安的焦慮中渡過。文明世界原有的秩序脱軌,當走進希望黑洞的同時,卻也點燃我們一個重新檢視自己和尋求創作的機智,正像尼釆曾經說過:『悲劇可以淨化我們的靈魂』。在牌局失控,只有等待《洗牌》Shuffle 出現翻轉命運的機會。壓力啟動了藝術家的想像力,同時也吻合了李小鏡在逆境中成長和化無奈為創新的力量。

《變奏》Deformation包含「失控」、「變形」及「變質」的意思。也有轉向「混亂」、「毀損」和「敗壞」等負面含意。一反以往,藝術家會先建立一個構想,跟著朔造出已在心中成形的角色。這個系列更是李小鏡從2019年開始進入工作以來,首度再三地否定、修正每一幅獨立的作品,憑藉自己在大環境壓力下的直覺,信手改變作品的內容和形象。打破了他一直以來的框架,試圖用 「反常」 甚至接近 「失控」的影像效果和題材,從創作中反映出內心的壓抑。

平面影像之外,李小鏡還完成另外一件立體朔像《人蛾》Mothman 。 這件結合人形和飛蛾混種的朔像,象徵著大瘟疫具有「變質」、「變形」及「扭曲」的特質。另一方面,她的「金身」也有「失控」後重新建立具有「抗體」的變體和希望。

在內容和諸多題材方面,李小鏡反映出他對「飛蛾」的負面印象。雖然生物學家認為飛蛾和蝴蝶在生長過程中都是同屬,然而飛蛾不同於象徵美麗的蝴蝶,除了多毛、粗壯的身驅和乘夜晚行動的特性,從來就有被人連想到陰魂和異界的一種負面地位。也是李小鏡從一開始就不由自主地選擇「蛾蚋」成為這個系列的主旨的原因。然而在英國著名文學評論家維吉尼亞•伍爾芙 Virginia Woolf 最為知名的散文《飛蛾之死》裡面,描述了一隻微不足道飛蛾的悲劇命運以及與大自然的抗爭過程。飛蛾呈現對生命的力量及勇氣,最後仍然讓自己生命在燃燒的時刻,不斷的追求光明及希望。給了飛蛾一個正面的評價。

貼金的塑像佇立在展廳的中央,希望留給觀者一個正面的能量。

策展人|張惠蘭Hwei-lan Chang
展期|2021.12.11—2022.01.23
開幕|12.11(六)15:00
地點|大新美術館1F、2F
主辦單位|大新美術館
協同策劃|沂藝術 YIART 、Akui美術館
補助單位|文化部

End of Exhibition

Curator: Hwei-lan Chang

  • Exhibition 1

    Exhibition 5

  • Exhibition 2

    Exhibition 6

  • Exhibition 3

  • Exhibition 4